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党的知识 > 正文

传统中国司法中缘何讲究“情法两尽”
2019-07-12 01:48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情法两尽”司法方法主要运用于州县自理词讼案件,而且是其中定罪量刑相对较轻的户婚田土细故。” 细绎判词,

  天理、国法与人情和谐统一是传统法文化的价值追求,通过断狱听讼实现无讼理想是传统司法的基本运作方式。清末修律大臣沈家本强调,不仅立法层面要做到“必协情理”,司法活动中也要“力求情法两尽”。事实上,“情法两尽”不是特定时空的特别司法策略,也不是特定官员的个人司法主张,而是传统中国审判实践中具有重要方法论价值的司法方法。

  理解“情法两尽”司法方法的三个前提

  首先,“情法两尽”司法方法具有深厚的社会基础。“情法两尽”司法方法并不是抽象且孤立的存在,而是深深地镶嵌在传统司法秩序之中。正如丁相顺等学者所指出的,由于有儒家正统法律思想作为思想根基、儒家化的伦理法作为规范前提、行政与司法合一制作为体制环境、明法通经的司法官作为运用主体、中庸主义法律思维作为思维逻辑,以及“法不外乎人情”作为文化土壤,“情法两尽”成为传统司法实践中一种自然而然的方法和进路。换言之,传统司法官之所以不约而同地选择“情法两尽”的司法方法,并非源于对“情法两尽”的偏爱,也并非出于对“依法审判”的抵触,而是他们身处的思想、规范、体制、知识、文化等背景环境,促使他们做出了习行而不察的共同行动。

  其次,“情法两尽”司法方法并非适用于所有案件。古代司法官员在审理某些案件时,确实存在严格“依法裁决”的现象。这既是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的成文法特质所要求的,也是部分司法官员规避裁判责任的理性做法。就前者而言,国家律典已经明确规定了“断罪须引据律令格式”的要求,而且犯罪情节、赃款数量等因素与刑罚轻重长短几乎一一对应,没有丝毫弹性空间,因此并不会出现“情法两尽”司法方法的适用空间。就后者而言,由于国家律例明确规定判案必须引据国家之“法”,虽然这些“法”也具有不确定性,但相较于更不确定的“情理”,“准法”比“酌情”更为容易。传统中国的基层司法实质上是一种受制于财政状况的“简约型”司法,司法官员能够调动的资源相对有限,而户婚田土等细故着实“剪不断理还乱”,如欲获悉详细真实情况,需要投入相当大的成本。而即便投入巨大成本获悉所谓“情理”,进而“酌情准法”作出裁决,也可能引发新的不稳定因素和缠讼闹诉风险。在这种情况下,那些深谙明哲保身之道的司法官员,与其费尽心思冒险作出可能被当事人抗拒或者被上级推翻的“超越法律”之判决,不如老老实实地作出貌似“依法裁决”的处理。

  第三,“情法两尽”司法方法常见于自理词讼场合。传统司法大致分为断狱和听讼两类,可以粗略对应现代刑事案件与民事案件,又可以在程序意义上分为州县自理词讼和逐级转审案件。一般而言,中央三法司是最高审级,但也不排除某些重大疑难案件由君主或者君主指派的重臣终审。“情法两尽”司法方法主要运用于州县自理词讼案件,而且是其中定罪量刑相对较轻的户婚田土细故。正如徐忠明教授所言,“由于词讼案件在司法官员眼里属于细故琐事,国家并不十分重视,以致法律比较疏阔,亦即相关律例较少,留出了许多法律之外的空白,从而使习俗和情理得以进入司法实践,发挥裁决准据的作用。”

  “情法两尽”司法方法的具体操作方式

  清人方大湜在官箴书《平平言》中有一段经验总结:“自理词讼,原不必事事照例。但本案情节,应用何律何例,必须考究明白;再就本地风俗,准情酌理而变通之,庶不与律例十分相背。”这段话十分清楚地揭示了“情法两尽”司法方法的运用步骤:首先,运用“情法两尽”司法方法要求裁判者查明事实真相,即在法律事实方面符合“尽”的要求。这就是方大湜所说的“本案情节”“必须考究明白”。其次,运用“情法两尽”司法方法要求裁判者准确检法论罪,即在法律检索方面符合“尽”的要求。这就是方大湜所说的“应用何律何例”“必须考究明白”。再次,运用“情法两尽”司法方法要求裁判者详察各种案情相关因素,即在相关情况方面符合“尽”的要求。这就是方大湜所说的“本地风俗”。复次,在前述几项“尽”的要求满足之后,如何裁断考验的就是司法官自身的经验与智慧,也就是方大湜所说的“准情酌理而变通之”。最后,“情法两尽”司法方法的运用有其必要限度,这也就是方大湜所谓的“庶不与律例十分相背”。以下结合典型案例解析之。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主办:江苏省靖江市教育资源网 技术支持:靖江市教育局电教站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