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党建之窗 > 正文

民办幼教加速转变公办普惠园
2018-11-21 20:10   来源:未知   浏览量:
民办幼教加速转变公办普惠园 民办幼儿园的资本热潮恐将急速退潮了! 2018年11月15日晚间,国务院发布文件对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提出了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针
民办幼教加速转变公办普惠园


民办幼儿园的资本热潮恐将急速退潮了!

2018年11月15日晚间,国务院发布文件对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提出了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针对民办幼儿园规范发展作出了严格规定。

《意见》除了对办园结构、资源供给、经费投入、监管体系等围绕幼儿园的方方面面提出了深化改革规范的意见,第二十四条明确提出了“社会资本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受托经营、加盟连锁、利用可变利益实体、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国有资产或集体资产举办的幼儿园、非营利性幼儿园”,“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以及“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第二十四条成为民办幼儿园资本化的大杀器。事实上,国家政策曾给了民办幼教机构机会,准许其遵照8:2的基础,实现80%幼儿园为非营利的普惠园,20%为营利性的高端园。不过红黄蓝等教育机构却打着普惠园的旗号,鼓励加盟商建亲子园来变相盈利。这些做法极大地违背了国家批准建设普惠园的初衷。

红黄蓝等借普惠园变相盈利

该文件发布之后没多久,美股开盘。中概股公司红黄蓝(RYB.N)暴跌52.97%。7.83美元/股的收盘价,创下上市以来新低,不过11月16日,红黄蓝小幅上涨1.53%。

碧桂园旗下“博实乐” 也下跌3.25美元,跌幅高达24.90%,创历史新低。11月16日,博实乐则小幅上涨2.37%。

为何这两家上市公司的股价跌幅如此之大?原因就在于,两家公司旗下幼儿园资产证券化的乱象已经极大地触怒了国家去年发布的政策底线。

2017年5月,教育部公布《关于实施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的意见》,意见中提出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将达到80%左右。同时,政府还要积极扶持普惠性民办园。通过购买服务、综合奖补、减免租金、派驻公办教师、培训教师、教研指导等方式支持普惠性民办园发展。

国家对普惠园的管控,主要体现在收费标准上,会要求政府对学费有一个最高限价,然后政府再给予一定的补贴,让举办方维持盈亏平衡。然而,据媒体报道,对于一些收费受限的普惠幼儿园,红黄蓝则建议加盟商通过设置“优先录取亲子园儿童”的条件限制,提高其利润率。

据了解,北京三环和四环以内各有一个幼儿园,其中一个占地4000多平米。两个园一个年租金是0,另一个是30万。两个园中的一个刚刚被某个上市公司纳入体内。如果按严格的市场标准卡,该园一年至少要多付700-800万的租金。享受国家如此大的优惠去资本化,监管部门必然严查。

在一篇报道中披露了红黄蓝2016年末的加盟费数据:一次性缴纳的加盟费在地级市一级为80万元,且每年都会上调;在省会和一线城市,加盟费将更高。此后,加盟商每年至少再交纳7万元的品牌使用费。

据报道,辽宁大连一家红黄蓝普惠性幼儿园的收费标准为每月800元,而同品牌高端幼儿园的标准为3500元,在一篇报道中详解了被称为“亲子一体”的亲子中心与幼儿园的利润联动机制。具体操作模式是,在那些入园价格受到管制的区域,红黄蓝建议加盟商设置“优先录取亲子园儿童”的条件,以将本应在幼儿园环节收取的入园费,转移至不受政府管制的亲子园环节。

如此操作的可行性在于,亲子中心进入门槛更低:场地和师资弹性更大,所需资金更少,只用工商登记,而不必等待教育行政部门的许可。但幼儿园的设立需要取得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审批,在法律并不健全的年代,拿到许可并不简单。

2018财年前九个月,博实乐实现营收13.29亿元,同比增长26.2%;净利润2.37亿元,同比增长21.4%。其国际学校、双语学校、幼儿园业务营收均实现增长。其中,幼儿园营收增长速度最快,同比增长25.61%。预计2018财年年度收入最高实现17亿元,增幅26-28%。招生人数达到3.5万-3.6万人,实现新开学校10所(包括新收购的武汉新乔5家连锁幼儿园)。

博实乐的问题在于,其旗下幼儿园全部为营利性幼儿园,如果各地严格按照公立+普惠与营利性8:2的原则,恐怕博实乐的很多幼儿园都将转化为不能盈利的普惠园。

无论是博实乐还是红黄蓝,严格意义上其普惠园部分是绝对不能盈利的,红黄蓝旗下大量幼儿园都是非营利性的,不过红黄蓝却通过搭建VIE架构的方式将其资本化。所以红黄蓝的暴跌,很大程度上来说,或许与其将普惠园资本化有关。

红黄蓝利用协议控制普惠园进行资本化,将营利性高端幼儿园上市等两大违规的盈利方式,完全暴露在公众面前。第二十四条作为民办幼儿园的大杀器,直至红黄蓝的生死命门。

普惠园回归非营利性

财经早餐(ID:ft-news)从教育领域投资机构了解到,自《意见》发布前,政府已经开始对民办营利性幼儿园开展营利转普惠的工作,对一些民营幼儿园包括红黄蓝旗下部分幼儿园,已经按照所在地区8:2的比例,向普惠园进行划转。

不过,民营营利性幼儿园转为普惠园,中间需要相关部门和举办机构的谈判和博弈的过程,其间肯定也存在举办人不愿意转为非营利性普惠园的过程,从而放弃运营。这一举措势必会导致现有幼儿园间歇性减少的情况。

对于这一情况,长期深耕教育领域投资的的拼图资本创始人王磊告诉小编,政府已经考虑到了这种情况,如果存在民办园举办人退出的情况,政府机构正好全盘收编,将其转变为公办园。

针对学前教育资源不足的问题,《意见》提到,到2020年公办园数量达到50%,同时降低高收费民办园比例。

事实上,长期以来我国对公办幼儿园投入不足,跟不上需求,民办幼儿园则借机大规模扩张。根据教育部2017年统计数据,全国共有幼儿园25.50万所,其中民办园16.04万所,占比62.90%。

如果各地严格按照非营利和营利8:2的比例去执行的话,将会出现大举新建公办幼儿园和改编民办营利性幼儿园两种方式,由于新建幼儿园的周期较慢,所以短期内必然会加大民办幼儿园的改编速度,最多或将涉及到12万家民办幼儿园的的营利性质改变(16.04-20.5*20%)。其中,如果一些幼儿园放弃运营,采取以净资产出售的话,有可能会被政府支付一定对价转变为公办幼儿园。

不过,目前“二八原则”的执行,推动起来较为困难。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推广普惠园可能未必符合市场需求。“例如一个中高端园所,班额小环境优,甚至还有各类素质教育课程。转为普惠园后,必然会从班额、环境、附加服务等方面压缩成本”。

还有一个问题需广大幼教工作者重视:如今市场中大量的中端园,未来生存可能更为艰难,中端民办园的生存空间被压缩。

一方面,中端园从综合性价比上看,与普惠园相比竞争力明显不足。另一方面,中端园未来发展好坏与各地根据《意见》制定的具体配套政策密切相关。《意见》提出的“二八开”,经济发达地区的教育监管部门可能会用较温和的、例如新建普惠园的手法去执行政策。

据蓝鲸教育报道,前不久电光教育集团CEO张亮从上市公司并购幼儿园的角度出发,认为上市公司需要把旗下幼儿园标的转为营利性。然而,时隔不久,幼儿园无论营利性还是非营利性,不得上市的要求已经断了所有上市公司收购幼儿园的念想。

短期或导致入园更难

此次《意见》可以视作去年5月《关于实施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的意见》的加强版或者终极版,此前民办幼儿园都在等待这个意见的靴子落地,谁也不曾想到这个靴子会将整个行业砸的这么狠。

在如此严格且细化的执行措施面前,无论是A股还是美股,这些拥有幼儿园的上市公司或许都将面临将旗下幼儿园资产从资本市场置换出去的局面。对于红黄蓝这种完全依靠幼儿园资产盈利的企业,剥离幼儿园资产和业务,恐怕就意味着退市。

不过,让民办幼儿园的普惠园发挥其普惠功能,以及让已经上市的营利幼儿园退出证券资本化,都或多或少会导致社会资本对于幼教行业的兴趣减退,估计政府应做好了接手部分民办幼儿园的准备,但是这期间必然存在一定时间的谈判过程,在民办幼儿园最终的归属问题没有敲定下来之前,民办幼儿园中的普惠园举办机构或许会出现放弃运营的情况。

事实上红黄蓝、博实乐、威创股份等上市公司市值暴跌,就已经显示出资本市场不再看好民营资本介入看板幼儿园这一投资行为。所以未来的幼儿园教育,必然是公立幼儿园大力扩张的过程,而剩余的其他民办幼儿园或由于政府痛下决心的“普惠”措施,或导致部分民办幼儿园经营者彻底放弃经营,从而实现民办幼儿园的公立化。

当然这一结局肯定是广大家长们乐于见到的结果,总体上来讲,公办幼儿园肯定比民办普惠园更加规范和有保障,且价格会更低廉。然而民营资本的快速退潮,或使得公办幼儿园短期内无非填补市场的空白。

在此期间,政府接手民办幼儿园后,或许还需要在师资资源和软硬件上进行投入和改造,这期间必然会导致幼儿园的供应减少,会导致一部分孩子无园可入的状况发生。

除此之外,其实相比幼儿园软硬件,缺乏专业的幼教人才,才是当下幼教领域最大的难题。按照政府的标准,未来幼教人才肯定是高标准化,短期之内无法足额培养,因此会造成现有幼教资源更加精确的状况。

2016年由于是宝妈们相对喜欢的猴年,人口出生总数比不那么讨喜的羊年(2015年)多处131万人,达到1786万人,除去2016年9月份之后出生的人数,再加上2015年9月份之后出生的人数,估计总量也不会少。

2019年,恐怕又成了宝妈们的抢园抢位之年了!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主办:江苏省靖江市教育资源网 技术支持:靖江市教育局电教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