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高等教育 > 正文

清华硕士偷拍女性:重建中国高等教育的几点理由
2019-06-12 11:46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中国高等教育亟待重建,因为它不再带领学生探究,而一味传授;失去行动的逻辑,严重瘸腿残疾;不以培养完整的

内容提要:中国高等教育亟待重建,因为它不再带领学生探究,而一味传授;失去行动的逻辑,严重瘸腿残疾;不以培养完整的人为使命,而热衷于造就专业知识人;奉行“劳动价值论”立场,难以聚焦创造创新创业。它充当应试教育旗手,降格为“高四至高八年级”。

作者简介:李现平,男,1965年生,河北沙河人,知名军事教育专家,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博士。师从中国教育学界泰斗顾明远先生、中国现代军事教育学科开创者朱如珂教授。从军33载,曾任国防大学副研究员,2016年自主择业。现为自由研究员。

重建中国高等教育,已经是一个刻不容缓的课题。

如果我们对这项建筑的松软地基继续视若无睹,而一味地为它增加装修,甚至搭建各种超标建筑,使其显得更加高大雄伟,一但外界有什么风吹草动,或者某个最薄弱的部位开始垮塌,其后果将是灾难性的。

到时候,中国高等教育,得到的可能不是重建的机会,而是一张无情的报废证明书。

一、向学生传授,而不带领他们探究

中国高等教育,失去了带领学生探究高深学问这个高等教育的本质规定性,庸俗化为向学生传授高深学问,并以此贩卖毕业证书。

它对教学双方的智慧不再构成挑战,对创造灵感不再形成激发,不再直面人类文明发展前沿挑战,只是高等教育的一具空壳或僵尸而已。

早在1917年,蔡元培先生在就任北京大学校长的演说中提出:“大学者,研究高深学问者也。”在1918年北京大学开学演说词中,他又重申,大学为纯粹研究学问之机关,不可视为养成资格之所,亦不可视为贩卖知识之所。”

但是今日中国大学,却把研究高深学问和传授高深学问,做成了两件事,分成了两股绳:教授在教室以外,撇开学生独自研究高深学问,回到教室向学生传授研究结果。这种做法,一方面视“大学为纯粹研究学问之机关”,一方面又将其“视为养成资格之所”和“贩卖知识之所。”这大概是中国大学最为自相矛盾和滑稽透顶的行为。

向学生传授知识,而不是带领他们一道探究,这使得中国高等教育的核心部位,即教学和人才培养工作,彻底走向空心化和形式化。

展开全文

本来,大学生已经成人,毕业后就要完整地作为人类成员,担负起各类社会责任。他们在大学里,应该模拟这一角色,接受心智、情感、行动等各方面的挑战。但是在中国,大学生仍然这样被教授们“喂”,吃别人嚼过的“馍”。应该说,这种高等教育,是对正常人类的一种侮辱和禁锢。但是被这样“喂”大的中国人,并不感到其中有什么不妥。

要问为什么“我们的大学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应该算是一条十分重要的原因。继续如此这般当一具高等教育的行尸走肉,何如重建一个真正能够以人类的名义挑战人类个体智慧,因此而变得名副其实、生机无限的高等教育?

二、失去行动的逻辑,严重瘸腿残疾

按照我对人类身心结构的假设,人类个体身心包括十大构件:遗传基因、健壮身体、健康心理、本能天性、行为习惯、能力技能、经验知识、思想智慧、意志品格、价值情感。

其中,前6项属于“形而下者”,后4项属于“形而上者”。在两部分的结合部,交叉缠绕着行动的逻辑与知识的逻辑,构成“双螺旋结构”,共同支撑人类身心的健康生存与茁壮成长。

应该说,一个正常的人,是行动的逻辑与知识的逻辑都很健全的人。一个公认强大的人,不可能是只拥有一种逻辑的单面人。尽管有的人更善长于思考,而另一些人更善长于行动,但是完全单一逻辑的人就很成问题了。

特别是,当我们上升到全人类共同利益的高度时,就必须强调人类身心结构中形而下者与形而上者两部分的和谐共生与互为支撑,而不能单独强调知识的逻辑或行动的逻辑。

但不幸的是,中国教育包括中国的高等教育,自从恢复高考以来,就渐渐丧失了行动的逻辑,仅留下了知识的逻辑。相应地,中国学生在知识与智力这两个方面用了很多功夫,而在遗传基因、健壮身体、健康心理、本能天性、行为习惯、能力技能等“形而下者”方面,处于全面失守和崩溃式滑坡状态。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主办:江苏省靖江市教育资源网 技术支持:靖江市教育局电教站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