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现代化 > 正文

让核心素养在教育中落地生根
2018-11-21 10:07   来源:未知   浏览量:
让核心素养在教育中落地生根 杭州师范大学教授申宣成早在乡村学校做语文老师时就尝到了核心素养教育落实到教育教学中的甜头。那时候,申宣成连续做了课本剧实验两年。 一位学生
让核心素养在教育中落地生根


杭州师范大学教授申宣成早在乡村学校做语文老师时就尝到了核心素养教育落实到教育教学中的甜头。那时候,申宣成连续做了课本剧实验两年。

一位学生导演并参与演出了《三国演义》片段“青梅煮酒论英雄”。这个学生告诉申宣成,导演真难当!排练时一个同学偏不背台词,自己就很着急,和这个同学发了脾气。但是后来小导演发现这个方法行不通,争吵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他意识到要换一种沟通方法,多鼓励少批评。“尽管我是导演,但我和同学是一个团队,要和大家融合在一起。”小导演对申宣成说。

“通过一个课本剧,这个小导演其实被渗透了很多核心素养。我想这样的孩子走进社会,他会带给大家更多的正能量,因为他学会了情绪管理、沟通协作的技巧。”申宣成说。

农村资源有限,有次一个学生为了演好老人的角色,他想到用一些粉笔末撒到头上“化妆”。申宣成觉得,“这实际就是一种探索、创新能力的初步形成,他不局限于粉笔只能写板书的刻板印象,善于运用身边有限的资源。”

申宣成在系统地总结经验后发现,当时之所以能较好地把核心素养教育落实到教育教学中,实际是运用了表现性评价。他介绍,想做好一个活动,让活动有价值,促进学生的学习,第一要设计活动目标任务,第二设立评价标准,第三搭建过程性支架,这整个过程被概括为表现性评价。

“设立评价标准很重要,也一定要做。比如一篇好文章到底有哪些特点?老师要很清楚。老师根据这个标准给学生画一个靶子,明确告诉学生靶心在哪里,这样学生时时都知道好文章的标准。”申宣成说,这样一来,评价的过程就变成学习的过程,这就是设立标准。对老师而言,这步是最难的,也是最需要专业知识的。

此外,越是开放型、探究性学习,老师越要精心备课。老师要在学生需要的时候给予非常必要的帮助,也就是所谓的为学生搭建过程性支架。
 

申宣成从教师的视角介绍了核心素养教育在教育教学中落地的实践探索。那么从学生视角来看,一个完整的素养发展项目又是什么样的?

探月学院创始人王熙乔介绍了学院对项目式学习的探索。王熙乔以一个关于物理的核心素养及通用素养的发展项目为例——2049年的家庭能源系统。“我们希望让学生去思考2049年的世界是什么样的,那个时候的世界和他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关系,以此让他去感受与世界的连接,并感受对这个世界的发展所负有的责任。”

在这个项目里,学生有五个比较重要的任务。第一,调研;第二,绘制草图、进行基本计算;第三,采买物资;第四,设计模型及搭建实际模型;第五,把项目成果分享给所在社区及身边人。

“最后一项任务非常重要。”王熙乔说,首先它确保了项目的真实性,第二他人的关注和围观会反作用于学生,督促他们更认真、严谨。“这也是培养更加高质量学习行为的要求。目前很多项目可能到教学场景中就结束了,但其实接下来的几个步骤十分关键。”

王熙乔介绍,项目结束,学校会引导学生做作品反思集。“它有非常清晰的结构,包括学生做了什么,学会了什么(包括学科素养及通用素养)以及整体总结。学生要去阐释,在这五个任务中,他的角色是什么?他做了什么?他希望继续发展什么能力?”

学生完整做完一个项目经历了设定目标、选择体验、学习收集数据、研究探索、合作交流、形成项目反思的过程。王熙乔认为,“每一步都在无形中培养学生的学科核心素养及通用核心素养。”

“这样的作品反思集就是一个脚手架。”王熙乔说,学生能够在这个脚手架的帮助下,持续地用更好的方式进行自我的反思和思考,加上作品的过程性的一些材料记录,就形成了他的作品反思集。

在探月学院的it系统里有这样一个版块,记录每个学生的素养模型。“这个模型把学生的核心素养数据化、结构化,学生能看到他哪些方面的素养发展得更好,哪些方面还未充分发展。”王熙乔介绍,这些数据依据学生每次完成项目的作品反思集形成。“老师会依据这个模型给学生一个相对公平的反馈去支持他的成长。”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主办:江苏省靖江市教育资源网 技术支持:靖江市教育局电教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