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现代化 > 正文

教育的复杂性源于人的多元性
2019-04-14 14:20   来源:未知   浏览量:
教育的复杂性源于人的多元性 被诟病多年的应试教育体系掩盖了教育本身的复杂性。 在这个体系下,学校如同一个知识工厂,而学生则成为了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产品。而评价一个学生
教育的复杂性源于人的多元性 



被诟病多年的应试教育体系掩盖了教育本身的复杂性。

在这个体系下,学校如同一个知识工厂,而学生则成为了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产品。而评价一个学生,就像检测工业品一样,是否符合“平均学生”标准才是最重要的,而作为一个人的个性、想法和感情都不那么重要。

然而,在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理事长潘江雪看来,从企业的视角看,我们已经进入了“非标准人才”的时代。

她认为,学习成绩已不能再代表一个人的真实能力,而教育的复杂性,源自于人的多元性。

这一观点,与《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提出的更加注重以德为先、更加注重全面发展、更加注重因材施教等推进教育现代化的八大基本理念是相符的。

以下为潘江雪在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2018年年报发布会现场的部分演讲内容。

电影《流浪地球》大家都看过吧?讲的是有一天太阳要爆炸了,人类将何去何从?科幻作家刘慈欣的伟大设想是带着地球去流浪:通过1万多座行星发动机,把地球像飞船一样,推离太阳系,前往4.2光年以外的新家园,整个航程持续2500年。

带着地球一起走,就是带着复杂性一起出发,也意味着要带着今天所有的问题上路——这正是真爱梦想过去11年里所面对中国教育之万象。面对城乡差距、高考分数与全面育人之间的复杂关系,中国教育可能有大规模适用的解决方案吗?

真爱梦想理事长潘江雪 

哈佛大学教育学教授托德·罗斯(Todd Rose)2017年出版了一本新书《平均的终结》,对我们理解教育体制的演进很有帮助。万维钢老师选用了这张球王梅西的雷达图来解说这本书。

这种图的关键在于,它用一组而非单个数据来表现一名球员的竞技水平。日常中,有多少公司在招人、大学在招生的时候,会看员工和学生的能力/素养雷达图呢?答案是没有。

球王梅西的技术分析

罗斯教授认为今天的体制化教育就是配合着工业时代泰勒制工厂发展起来,是为流水线工厂生产“标准化工人”的“知识工厂”,知识工厂干的事情不是什么“启蒙”,而是把人分类贴标签——每个人评定了排名、分出了优等学生和学困生,将来匹配到管理者和工人的岗位上。而学校评价一个学生,就像检测工业品一样,是否符合“平均学生”标准才是最重要的,而作为一个人的个性、想法和感情都不那么重要。

今天,很多孩子不符合传统好学生的“标准”了,这让家长非常担心。有朋友跟我说起,他们的孩子在国内读高中,还剩两个月时间,可是孩子心理崩溃,不愿意参加高考。

上国际学校的孩子也好不了多少。反观我们的读书年代,做题、考试、竞争,对我们来说都可以忍受或者接受,为什么今天我们的孩子却受不了呢?

类似的问题,在亚洲其他先富起来的国家和地区早已出现。在生活富足、环境舒适中成长起来的这代孩子,被称为“滑世代”。当考试—升学—工作的标准化人生奋斗路径不再是唯一生存法则的时候,孩子们努力学习的动力要从哪里来?

一些经济学家预测,未来收入水平最低、就业最困难的,恰恰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因为他们最缺乏生活的阅历和工作的经验。在大学里学到的知识一出校门就可能会过时。

从企业的视角看,我们已经进入了“非标准人才”的时代。 当学习成绩不再能代表一个人的真实能力的时候,我们才会深刻地理解到教育的复杂性,源自于人的多元性。

九项素养分析图 主办方供图

再来看上面的雷达图,梅西虽然在绝大多数指标上都明显高于平均水平,但也有几项指标明显低于平均水平,比如拦截和铲断就不行。

为什么呢?因为梅西是进攻球员!一个好的球队需要的不是全知全能的“独狼”,而是不同能力的球员互补配合,才能打出好的比赛。不同特长的人进行团队合作,才能帮助我们应对大型复杂的任务。

回到教育,我们希望每个学生都能像球星那样拥有一张自己的能力雷图——这个趋势才刚刚开始——事实上,它已经开始了。

这张图是上过《去远方》梦想课程的实验组和没上过课程的对照组同学在一个学期后,综合素养指标的对比图。

《去远方》综合素养能力对比

如图所示,在所有九项素养中,实验组同学都显著高于对照组同学。其中表现最为显著的分别是使用多元工具与环境共生、独立思考、自我认知和人生规划、终生学习这五项。

在实地入校访谈中,调查员亲自观察到课程组孩子表现出很强的自主意识,更愿意表达,思维活跃、视野开阔,对于事物更有好奇心和探索欲。孩子们说十分享受团队共同制定旅行规划的过程,觉得“很有掌控感”。

那这门有趣的梦想课程到底是一门什么课程呢?

《去远方》是一门项目制的行动学习课程。在16课时里,孩子们要在老师的指导下,设计出一次完整的旅行计划,包括设定目标、规划路线、制作预算。每年暑假,真爱梦想会从全国各个班级提交的旅行方案中,选出最有说服力的队伍,通过网络众筹的方式,让孩子们实现“去远方”的梦想。

6年间,《去远方》课程让数万名孩子受益;1000多名孩子走出家乡,去到远方,真正体会到了梦想成真的味道。

这样的梦想课程的精神内核,呼应的是全人教育思潮带来世界性教育改革运动。

全人教育的概念来自人本主义思想,现代的人本主义心理学家、教育家卡尔·罗杰斯提出了“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理念、重视个人潜能发挥,促进意义学习,培养身心“完整的人”。

相应地,在课堂教学范式上,明确提出“非指导性-引导式教学思想”。这种人本主义课程范式为我们的梦想课程创设,提供了最初、最核心的指导原则。

1983年,哈佛大学教育研究院霍华德·加德纳教授提出“多元智能”理论,指出人类的智能至少可以分成八个范畴。这正是对泰勒主义的教育观——标准化“平均人”的应试教育的一次反击。

一个好的教育,从尊重每个孩子的独特性出发,创设合适的情景和机会,让每个孩子都有机会展示自己真正的能力。

多元智能理论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建造一间让孩子觉得安全、舒适的学习空间——梦想中心,这也是为什么梦想课程会多达30门,就是为了创设更接近真实生活的场景和多样的机会,在课堂里实现“平等适合 Equal Fit”,也就是我们说的“因材施教”,这是最难做到、也是更高质量的教育公平。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主办:江苏省靖江市教育资源网 技术支持:靖江市教育局电教站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