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幼儿教育 > 正文

哥本哈根气候峰会:王振宇等:为儿童创办中国幼儿教育
2019-06-11 00:16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陈鹤琴;儿童观;幼儿教育

  游戏着的儿童,是富有创造性的个体,是一个发挥着主动占有、积极转变和能动吸收的行动者。儿童游戏离不开玩具。游戏是使用玩具的学习,玩具是人类劳动工具的雏形。陈先生给我们指出:玩具有好有坏,小孩子玩的玩物是要活的,不要死的。“所谓‘活’的玩物就是变化很多的,小孩子玩了不容易生厌的;所谓‘死’的玩物,就是呆板的不会变化的,小孩子一玩就生厌的。”[45]为此,陈鹤琴先生曾专门致力于玩具的研发和制作,取得不菲的成果。陈鹤琴先生是站在儿童的天性与幼儿教育的特殊性角度看待和运用儿童游戏的,他的理念既造福于儿童,又造福于中国的幼儿教育,直到今天,依然是我们开展幼儿教育的指针。

  活教育,是陈鹤琴先生根据中国的国情,为中国儿童创办的中国幼儿教育,是幼儿教育中国化的成功探索,是向西方学、走中国路的成功典范。陈先生的这一创举,让我们认识到,走中国特色的路,就是要为中国儿童制作一双适合于中国儿童的脚的新鞋,带领他们走向现代化世界舞台的路,而不是让中国儿童穿着西方人的鞋走自己的封闭小道。在陈先生的学术成就中,还有一项关于发展量表的工作。陈先生深谙心理测量学的原理:西方学界的量表必须在中国加以标准化,求得中国儿童的常模才能为中国儿童服务。中国儿童的常模,就是中国的鞋,而测量学理论则是现代化、科学化的道路。陈鹤琴先生自己用观察法记录、研究长子的研究,也是穿着中国的鞋,走儿童心理学研究之路,开创了中国儿童心理学的先河。所以,研究中国国情,符合中国儿童的需要,是科学的必然,是教育的归宿。可见,陈鹤琴先生的活教育,不仅是我们的幼教遗产,而且还是一种科学的人生观。用历史的眼光来审视,陈先生的功绩,更重要的是,他通过中西文化的对比,寻求振兴民族和社会的道路,并通过教育实践实现国民性改造和独立人格培养的目的,为摆脱百年来“中体西用”的陈腐束缚,树立了一个融贯中西的教育改革的成功典范。

  三、继承和弘扬陈鹤琴先生的儿童观和教育观,让幼教造福当代中国儿童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陈鹤琴先生的儿童观和教育观以及活教育的全部经验,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里受到了错误的批判。在当时的意识形态的压力下,陈先生不得不在政治上全盘否定进步教育、全盘否定活教育。但在内心深处,他终身保持着对活教育的成就自豪和理论自信,表现出一个真正的学者秉持的学术操守。所谓学术操守,一是对理性的尊重,坚持“理论比事实更重要”的基本认识;二是对实验的尊重,勇于接受实践的检验,不断完善理论体系;三是对自己信奉的学派和立场的尊重,善于维护自己的观点,宣传自己的观点;四是对发展和重构的尊重,但不轻率动摇或放弃自己的核心概念和理论基点。无疑,作为学者,陈鹤琴先生是秉持学术操守的楷模。

  1979年3月,教育部在北京召开“全国教育科学规划会议”,陈先生因腰伤未能莅会,他在给会议的致函中,诚挚的建议“全面、系统地整理和总结我国五四以来幼儿教育和儿童教育的实践和经验(包括具体课程、读物、方法、措施),作出科学的分析和评价,吸收其中有益的成果,包括利用各种生动活泼的形式并推陈出新,为社会主义四化服务”。[46]在信中,他深情地回顾了自己在教育方面所做过的九大方面的工作,其中,专门提到了“活教育的理论和实践”。陈鹤琴先生在政治上受到的错误批判虽然得到了“平反”,但就全局而言,活教育的理论和实践并没有得到足够的“分析和评价”,也没有得到应有的“推陈出新”。这不能不说是我国学前教育界的严重损失。今天,我们需要认真地反思一下,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首先,我们要努力继承和弘扬陈鹤琴先生的儿童观和教育观。

  “每一个特定社会的儿童的地位,是反映社会进步的标志之一。尽管它不是社会进步的原因,但作为社会发展的一个结果在表现着社会进步的程度。”[47]本次纪念陈鹤琴先生诞辰125周年大会的主题“儿童立场·中国道路·世界眼光”,就是为了让我们重温和继承陈先生的儿童观和教育观,审视当今儿童观和教育观异化的问题,建构适合于新时代的、有利于儿童发展和幼儿教育的儿童观和教育观,使陈鹤琴先生的儿童观和教育观得到应有的弘扬光大,推动中国的幼教走上现代化教育的康庄大道,为儿童谋幸福,为祖国出人才。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主办:江苏省靖江市教育资源网 技术支持:靖江市教育局电教站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